六合特码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業界動態
國資報告:產權交易市場謀轉型
來源: ? ? 發布時間: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中國產權交易市場誕生30周年。作為一項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創新,產權交易市場用公開、競爭的制度設計,實現了國有資產的陽光操作,最大程度上發現投資者、發現價格,在國有經濟布局結構調整、國有企業改制重組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成為和證券市場并列的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經濟體制改革必須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配置為重點,實現產權有效激勵、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映靈活、競爭公平有序、企業優勝劣汰。這對產權交易市場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記者梳理發現,近年來,許多產權交易機構正紛紛謀求轉型升級,加大市場化改革和創新力度,以期在國有資產轉讓和資源優化配置過程中發揮更多作用。

服務國企改革

 

19883月,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實行企業產權有條件地有償轉讓,使閑置或利用率不高的資產得到充分利用。至此,企業產權的有償轉讓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可。19885月,武漢市企業兼并市場事務所率先成立,我國產權交易市場由此正式誕生。

“經過30年的實踐,產權交易市場已經成為我國資本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構建了國際上獨具特色的國有資產陽光配置平臺,在服務國資監管、國企改革,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等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國產權協會會長吳汝川指出。

據中國產權協會統計,2013-2017年,接入國資交易檢測系統的35家機構,共完成國有產權轉讓交易金額9658億元,較評估值增值1535億元,增值率將近20%

比如,由北京產權交易所操作完成的中國航空技術國際控股公司轉讓航發投資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權及部分債權項目,以207.67億元高溢價成交,國有資產實現增值18倍之多;由重慶聯合產權交易所操作的中新大東方人壽保險公司股權轉讓項目,歷時5個多小時激烈報價,最終以39.39億元成交,增值23.36億元,創下了重慶市國有企業股權轉讓增值額新高;廣東省產權交易集團以拍賣方式,成功組織了廣東國投破產財產整體處置項目,該項目以551億元成交,增值104億元,增值率23.34%,最大程度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這表明,通過產權市場的運作,很好實現了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有效防范了國有資產流失,產權市場已經成為國有資產交易領域建立健全懲防體系的重要抓手。”吳汝川說。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經濟,是我國基本經濟制度的重要實現形式。近年來,產權交易市場也以實現產權保護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使命,成為引入社會資本、推動國有企業實現“混改”的主戰場。

數據顯示,2017年,產權交易市場共完成混改項目1091宗,交易額1752.5億元。其中,社會資本通過受讓股權的方式完成項目899宗,交易額合計981.6億元;通過增資方式完成項目202宗,交易額合計770.9億元。

比如,由北京產權交易所全程參與操作的中國鐵路總公司旗下動車網絡公司49%股權轉讓項目,成功引入騰訊公司和吉利控股兩家戰略投資者,項目成交價格43億元,增值率41%,中國鐵路總公司由此成功邁出“混改”第一步。航天科工火箭技術公司增資項目,則是軍民融合領域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混改案例。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為融資方引入8家社會投資機構,募集資金12億元,標志著我國航天骨干企業向社會化和市場化邁出重要一步。

“十八大特別是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央和地方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三去一降一補、瘦身健體、提質增效等國企改革核心工作的力度持續增強,產權交易市場發揮了重要作用,各地產權交易機構涌現出大量優秀案例,企業國有資產通過產權市場實現優化配置,為企業后續發展奠定堅實基礎。”吳汝川說。

新時代 新要求

2015年以來,隨著相關政策的出臺,產權交易市場的作用邊界進一步拓寬,也面臨著新的挑戰。

20158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首次從黨中央和國家層面確立了產權交易市場是資本市場的定位,這一方面是對全國產權交易市場過往業績的肯定,也是新時期對產權交易市場賦予的新的職責和使命。

2016624日,經報國務院同意,國務院國資委和財政部聯合發布并正式施行《企業國有資產交易監督管理辦法》,該文件明確要求,國有企業增資擴股和股權轉讓行為應當在產權交易機構中公開進行,進一步拓寬了產權交易市場的作用邊界,為產權交易市場注入了資本市場業務內容,全面開啟了產權交易資本市場的發展進程。

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經濟體制改革必須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配置為重點,實現產權有效激勵、要素自由流動、價格反映靈活、競爭公平有序、企業優勝劣汰。

新時代對產權交易市場平臺建設、服務能力、服務質量和服務效率均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然而,產權交易市場距離成熟資本市場還有一定的差距,存在一系列的問題和不足,包括因行政區劃影響,機構各自為戰,市場整體影響力不高,聚集和整合各類資源綜合服務能力不強等。

對上述問題,國資委產權管理局副局長李曉梁建議,首先是牢牢把握服務國企改革,服務要素資源配置的資本市場定位。李曉梁指出,當前國企改革處于全面深化發展階段,包括混合所有制改革、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調整、處置僵尸企業等重點改革措施正在落實。201810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又印發了《關于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提出了鼓勵國有企業通過出讓股份、增資擴股、合資合作等方式引入民營資本,鼓勵國有企業充分通過多層次資本市場進行股權融資等措施。

在李曉梁看來,這些要求和產權交易市場業務是緊密相關的,既是產權交易市場難得的發展機遇,也是肩負的歷史責任。“產權交易市場不能安于現狀,要立足權益資本市場定位,站在服務國家戰略,服務國企改革的高度,去籌劃產權市場的未來發展,拓展業務領域,開展業務創新。”

李曉梁還建議,加強交易機構之間、交易機構和其他機構之間的協同,實現合作共贏。在李曉梁看來,產權交易市場是由各種產權交易機構共同搭建的一個市場平臺,所以要提供高質量、深層次的服務,就不能單打獨斗,必須符合市場規律。

李曉梁指出,一方面,機構之間要通過加強業務協作,業務協同,打破傳統的行政區域分割,樹立產權市場的整體形象,這也是今后產權市場發展的必然趨勢。另一方面,要在集聚上下游資源方面下功夫,包括審計、評估、法律咨詢、投行、金融機構等。“要有能力為企業提供全流程服務和綜合性的解決方案,持續提升產權市場的服務水平和服務能力。”

吳汝川則強調,產權交易市場要有主動融入的意識。“產權交易市場作為承載一定政府管理經濟職能的交易平臺,必須提高政治站位,提升主動融入意識,在服務國家戰略和區域發展的大局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和落腳點。”吳汝川還指出,產權交易市場應堅持用創新驅動發展。“創新始終是產權交易市場發展的不竭動力,產權交易市場要成為真正的資本市場,就必須具備與資本市場相符的服務能力。”

交易機構謀求轉型

記者梳理發現,針對上述挑戰和要求,許多產權交易機構已經著手轉型升級,一方面,通過實行公司化改制,加大市場化改革力度,另一方面,通過資源整合,重塑業務體系,加強創新力度,從而不斷鞏固國有產權交易業務,全面推進資本市場建設。

比如,重慶將國家的改革要求與地方實際充分結合,以產權交易資本市場為主體,整合建立了統一公共資源交易平臺,并采取“政府強監管、市場化運作、企業化管理”的體制機制,取得了明顯成效。“重慶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充分體現了產權交易資本市場的責任擔當和規范與創新、公平與高效高度融合的服務理念,有力推動了平臺建設發展,實現了多重改革目標。”重慶聯合產權交易所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業軍說。

據周業軍介紹,重慶公共資源交易平臺整合后,“政”“市”邊界更加清晰,財政負擔有效減輕,交易成本大幅下降,平臺建設經濟高效,服務效能也大幅提升。2017年,重慶聯交所完成各類交易2838億元,同比增長33%,實現交易增值和資金節約306億元,同比增長71%,平臺交易規模、交易質量和創造的經濟社會效益均達到歷史較高水平。

山東產權交易中心則針對當前市場主體日益增長的“高端化、個性化、集成化”定制需求,與產權市場“服務意識淡漠、服務內容單一、業務模式固化”之間的矛盾,率先提出了“產權公社”生態圈理念。

山東產權交易中心黨委書記、董事長苗偉介紹說,產權公社生態圈旨在通過自身的“陽光平臺”,吸附各種資源,打造更多的配套服務機構,與各類中介機構共同形成綜合配套服務體系,不斷向前、向后、向外延伸業務鏈條,最后將海量的個人和買賣雙方黏連起來,形成一個共生共享的“產權公社。”

“我們將爭取把產權公社打造成新時代中國特色的‘資源要素融資市場’,創新共享經濟新模式,打造現代金融新業態,竭力服務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的實施。”苗偉說。

像重慶、山東這樣的產權交易機構改革創新的案例還有很多。據吳汝川介紹,如今,北京、廣東、湖北、廣西、黑龍江等地產權交易機構均在集團化方面邁出實質性步伐,承擔起區域要素市場體系建設的建設者和推動者的責任。同時,全行業更加注重金融化服務和投行化提升,紛紛打造“平臺+投行”服務模式,著力拓展券商、基金、投行、咨詢等機構合作,與標準資本市場對接,并建立投資入庫,產權交易市場的交易規模也呈現出跨越式發展的態勢。據中國產權協會統計,全行業12類業務,20162017兩年總交易額近16萬億元。中央和地方國有企業通過產權交易市場盤活存量資產超5000億元,平均增值率近20%

20187月,國務院發布了《關于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的實施意見》。實施意見提出,有序推進對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放權。將包括國有產權流轉等決策事項的審批權授予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隨著國有資產監管體制的進一步完善,各級國有企業勢必將加大力度處置低效無效資產,加快并購重組。” 中國產權協會黨委書記、秘書長夏忠仁說。

201810月,國務院國有企業改革領導小組選取了百余戶中央企業子企業和百余戶地方國有骨干企業,啟動了國企改革“雙百行動”。國務院國資委下發的《國企改革“雙百行動”工作方案》要求,在20182020年期間全面落實國有企業改革“1+N”政策要求,把國企國資改革向縱深推進。

夏忠仁表示,可以預見,未來兩年圍繞“雙百行動”兼并重組和“混改”的力度將進一步加大,進程將進一步加快。“在這一大背景下,產權交易行業必須認真貫徹黨的十九大對國有企業改革發展作出的決策部署,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凝聚起全行業助力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強大力量,站在更高的起點,更深層次、更廣范圍、更大力度去謀劃發展。”夏忠仁說。

六合特码 台湾5分彩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退钱方法 广东11选五金鹰全天人工计划 时时彩158计划网 重庆时时五星走综合图 江西新时时玩法 幸福彩彩势分析预测 3d出号走势两元网 lg飞艇开奖官网 禁止刷7码以上什么意思